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月到风来亭 博客

风吹月影动 客迎到亭中

 
 
 

日志

 
 

【月原】谈谈“民意直通中南海”  

2010-09-18 18:02:11|  分类: 随笔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原】谈谈“民意直通中南海” - 月到风来亭 - 月到风来亭   博客

    9月8日,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正式推出“直通中南海--中央领导人和中央机构留言板”,不仅可以给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留言,还可以给中央政治局常委、委员留言。从民意信息通向最高的途径和方式而言,它表明:最广泛的民意可以不需种种过滤,就可以直达中央高层。

    自留言板开通以来,网民留言热烈,仅仅给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的留言都超过了一万条。很显然,按照这样的留言数量,中央领导人不可能一一查看或回复,但应有专门的线下办事机构来从事梳理和归纳工作,将网络意见呈报给领导人和中央机构。大量的网络留言不能生于网络又消失于网络,即便它们未必都能影响或变成决策,但至少要让人们知道,这些网民的“内参”会受到严肃的对待,有专门机构在认真的处理。

    在权力听取民意最终回应民意问题上,很长的历史时期里,民意往往需要一系列中间环节的传递,才能抵达权力中枢。信息论表明,信息传递的中间环节越长、越复杂,信息损耗就越大,扭曲变形的几率就越高。一旦权力中枢得到的是不符合实际的民意实情,那么就可能影响决策的方向与内容。在“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的时代,民意与权力理应不需要任何中介人,就可以通过便捷渠道把心里话讲给高官听,高官也随时可以听到最真实的民意,作出符合实际的决策。

    互联网终于完全解决了这一历史难题的技术鸿沟。和其他层面、范围的民意与权力对接不同的是,小范围、低层级的这种对接体现的是局部善政的与时俱进,而“中南海直通车”则释放了中国高层的革新意识:执政者必须要俯下身子去倾听民意,施政必须在了解民意的基础上有所为有所不为。这种带有整体性、方向性的信号,显然对中央部委、地方政府乃至所有权力机构,都具有示范和导向意义。

【月原】谈谈“民意直通中南海” - 月到风来亭 - 月到风来亭   博客    无论是人民网的“直通中南海说明书”,还是“直通车”的结构面貌,既充满网络风味、草根意识的形象特征,并且还有具体给某个中央领导人的留言功能,显然这不是人民网一家所为,背后一定有高层的集体力推。中央部委、地方领导这些年不断地“触网”,高官与网民的交流互动,“什锦八宝饭”的走红,网络问政的层出不穷......这些翻卷的浪花、奔腾的水流,与高层的集体力推相互辉映。但说“中南海民意直通车”能否长期“直通”、“畅通”下去,现在还难下断语,关键是怕三个方面做得不够好:

    一怕没有制度的引导和约束,其他权力机构不会主动改进与革新。传统执政思维、互联网的双刃剑功能、既有沟通模式、民本与_GDP的矛盾等等,都可能会束缚很多领导人的思想,导致他们更愿在原有模式里耕耘。比如现在地方很多政府的网站不过是摆设,市长信箱不过是花瓶,不靠制度仅靠个别执政者的个人推动去开拓互联网与政治的姻缘,难。

    二怕“直通车”工作人员对民意的宽容度有限。毕竟,该留言功能直达中央领导人,出于种种忌讳或其他考虑,不少民众的留言可能会在“技术”限制下“失真”“失踪”。在“直通中南海说明书”中,禁令多达二十六条,有些符合国家法律法规和网络规则,但“缺乏章法、错别字过多”之类也被列入禁令,就让人生怕“错杀无辜”了。

    三怕其他一些部门学得皮毛未得精髓。“民意直通车”本身不是目的,了解民意、与民互动并在民意基础上作出决策,最终实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这才是目的。常言道,“画虎画皮难画骨”,最怕一些执政者开通了“直通车”,却是单向车、收费车、形象车,民意不过是凸显形象的几个演员乘客而已,有名无实。笔者但愿是自己过虑。

    如果民主的政治生活在于公众的声音得到尊重、公众可以参与公共事务的制定过程之中,那么,互联网所建构的这种将公民与政府决策机构或最高领导人平等地安排在一个交流平台上的意义,可以说是让民主的政治生活方式在现实中的不对称中成为可能。人的最高理想生活是自由平等地参与政治生活。因而“直通中南海--中央领导人和中央机构留言板”的设立可以看做是为实现这样一个目标所做的重要努力。作为有着责任和权利意识的公民,为了不让这种努力付诸东流,都应该积极参与进去,将自己的心声毫无保留地放在留言板里,而有关部门也要负责地对待这些心声,如此方能将这种新的政治生活形式推动下去。

    不过,今天正在形成和发展的“网络问政”还存在一个重大问题没有得到有力的解释或者是解决,那就是网络问政的主体是谁?是公众,还是政府?如果是后者,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很多的政府与公众的互动活动往往流于“网络问计”,则试图通过网络让公众将一些高明的计策提供给政府。当然,这也可以有利于政府公共政策决策的科学化,但是,这种公众参与却是低度的。若是前者,那么公众之间形成的公共讨论可以直接成为政府或人大的议案,或可以直接参与公共政策的制定。相信,这一点在由新技术所建构的政治生活方式中还有待于进一步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3412)| 评论(4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